2月出口增速創近3年新低 季節性因素和高基數成主因

字號:

2019-03-09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作者:張懷水 陳星

  2019年開年以來,我國外貿領域猶如歷經了一次“過山車”。剛剛經歷過1月份進出口增速大幅超預期的驚喜,2月份立刻就迎來了進出口增速雙雙不及預期的驚訝,2月當月出口增速甚至創2016年3月份以來的新低。

  3月8日,海關總署公布今年2月份外貿數據。據海關統計,按美元計價,前2個月,我國進出口總值6627.2億美元,下降3.9%。其中,出口3532.1億美元,下降4.6%;進口3095.1億美元,下降3.1%;貿易順差437億美元,收窄13.6%。

  從單月來看,按美元計,2月當月,我國進出口總值2663.6億美元,下降13.8%。其中,出口1352.4億美元,下降20.7%;進口1311.2億美元,下降5.2%。值得關注的是,出口20.7%的同比負增長已經創2016年3月份以來的新低。

 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接受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2月份出口增速大幅下滑仍然受到季節性因素的影響,這種影響在3月份之后會逐步消退。“此外,也不排除有外需減弱的因素,去年四季度以來,歐美國家PMI值整體處于下滑趨勢,外需減弱,肯定會影響到出口。”

  2月出口同比下滑20.7%

  海關總署公布數據顯示,按美元計,中國2月進口同比下滑5.2%,市場預期為下滑0.9%;2月出口同比下滑20.7%,市場預期為下滑4%。貿易順差41.2億美元,收窄87.2%。

  華泰宏觀李超團隊表示,2月出口數據單月下滑主要有兩個原因,一是春節前考慮到3月中美貿易的不確定性,一些企業二次搶出口;二是大部分企業都集中在正月十五(2月19日)后開工,恢復生產時間有限,因此本月數據出現較大下滑。

  華爾街見聞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則認為,在1月進出口數據點評中,我們提到“1-2月的單月進出口數據波動性較大,而趨勢性較差,需要綜合1-2月甚至1-3月才能得出趨勢性結論,尚不能輕易斷言進出口好轉。“2月進出口大幅回落,驗證1月超預期是春節因素。”

  鄧海清進一步表示,從春節因素看,2019年春節時間與2000、2003、2008、2011、2016年類似,出口提前、進口延后,理論上會導致1月出口增速偏高、進口增速偏低。“從2019年1-2月數據看,1月出口高、2月出口低,確實反映了1月對2月出口的提前透支,這符合春節規律;但是進口方面,1月進口高,2月進口低,這與春節規律相悖。”

  除了季節性因素以外,劉學智對記者表示,去年的高基數對今年2月份出口影響也比較明顯。

  海關總署數據顯示,2018年2月,我國進出口總額3094.81億美元,同比增長24.5%。其中,出口1716.16億美元,同比增長44.5%;進口1378.65億美元,同比增長6.3%。從去年12個單月來看,去年2月份出口增速達到全年的峰值。

  2月對歐美出口增速回落

  鄧海清指出,今年1月份外貿數據,從國別看,主要高增來源于對歐盟、“一帶一路”國家。但2月,對歐盟、“一帶一路”國家出口均大幅回落,1-2月累計同比增速已經顯著低于2018年均值。

  “此外,對美國出口增速進一步下滑也是一個顯著特征。1月對美出口同比1.9%,1-2月對美出口-9.9%,這一方面有高基數的原因,但與關稅不無關系。從產品類別看,所有類別出口增速全部大幅回落,與1月形成鮮明對比。這表明,對于1月的出口,市場太過樂觀,隨著季節性因素逐步減弱,進出口已經回歸本來面目。”鄧海清說。

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通過梳理發現,2月單月,我國對歐盟出口額為1775.4億元;對美國出口額為1548.1億元;對東盟國家出口額為1178.8億元。

  對比2018年2月份的外貿數據,2018年2月份,我國對歐盟出口額為1940.2億元;對美國出口額為2057.8億元;對東盟國家出口額為1290.8億元。由此可見,2019年2月份,我國對美國、歐盟和東盟國家出口額均顯著低于去年同期。

  通過另一組數據來看,2019年1月份,我國對歐盟出口增速為20.5%,但前2個月對歐盟出口增速降為7.5%;1月份我國對美國出口增速1.9%,但前2個月對美國出口增速為-9.9%。這說明,2月份,我國對歐盟和美國出口增速大幅回落。

  針對今年2月份我國對歐美出口增速下滑的現象,劉學智認為,去年2季度以來,受到中美貿易摩擦不確定因素影響,存在應激性擴大出口的現象,所以去年我國對歐美出口的數據都比較亮眼。“今年2月份對美出口有所下滑,說明應激式搶出口的效應開始凸顯。”

延伸閱讀
13.7K
绝杀一尾公式